奇奇新闻网_你懂的最新奇闻资讯网站

女主是红颜祸水的古言小说

未知

导读:女主是红颜祸水的古言小说:什么情况? 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分配? 傅云城一脸懵。 眼下已经是六月,因为快要接近暑假,所有的课程都紧张了起来。原本之前还可以松懈到放任他们随时回家,但接下来这一个月就必须住校准备考试。 住校是必须服从的,但让他和南景住一起...... 确定不是搞错了名字? 傅云城半晌后回过神来,下意识就认为这一切统统都是南景搞的鬼! 口口声...

女主是红颜祸水的古言小说

  女主是红颜祸水的古言小说:什么情况?

  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分配?

  傅云城一脸懵。

  眼下已经是六月,因为快要接近暑假,所有的课程都紧张了起来。原本之前还可以松懈到放任他们随时回家,但接下来这一个月就必须住校准备考试。

  住校是必须服从的,但让他和南景住一起......

  确定不是搞错了名字?

  傅云城半晌后回过神来,下意识就认为这一切统统都是南景搞的鬼!

  口口声声说要退婚,实际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让他父母死活不肯点头!

  现在又用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的生活里,无孔不入,无非就是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创造在一起的机会!

  一想到这儿,傅云城瞬间就被恶心到了!

  于是他直接把这个分配通知拍在了南景桌子上,忍着怒气质问,“这是不是你安排的?好手段啊南景,我可真是低估你了!”

  “......”

  南景扫了这通知一眼,大概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住一起是谁安排的不知道,但傅云城肯定把这事儿算在了她的头上。

  南景也不知道,这货居然这么能脑补!

  此刻看着傅云城那脸色铁青的模样,南景瞬间气笑。

  “您是朵什么稀奇品种的花儿啊,这么往脸上贴金的吗?与其来质问我,不如回家去问问你父母。”

  这个安排,若说没有傅家夫妇俩的授意,那还有谁能做得出来?

  从退婚被拒开始,南景自己都满头问号。

  这傅家到底看中她什么了,明明一向不待见她,却又死活不肯答应退婚,甚至为此不惜威胁她们南家!

  南景说完,瞪了傅云城一眼便让他滚蛋,“你挡着我光了,好走不送。”

  “......”

  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吃瘪,傅云城咬咬牙,愤然离开了教室。

  顾娇娇这次倒是没有参与到打压南景的行动中去,所以在南景吊打一片时,她早有领教的躲开了。

  经过上次被南景打肿脸的那次起,顾娇娇就学会了忍。

  她要保证自己不出错,耐心的等着她父亲的计划成功!

  到那时,现在的忍耐就是未来的张扬!

  但是今天......

  那张住宿安排上的内容,一条条都戳着她的心!

  让南景和傅云城两人住同一个屋檐下!?

  万一傅云城当真对南景动了心思,那还有她什么事儿?

  就在顾娇娇左右犹豫时,南景却拍了拍她的肩,说道:“你的傅哥哥走了,还不快去追?”

  “你什么意思?”

  顾娇娇满心狐疑。

  她能有这么好心?

  没有理会顾娇娇满脸的警惕,南景似笑非笑的给她指了条明路,“就算这安排改变不了,也可以加个人住进来啊......”

  点到为止。

  既然这件事情是傅家人安排的,那这个结果就不会扭转。

  和傅云城在同一个屋檐下,南景也是拒绝的。

  既然如此,还不如把顾娇娇安排进来,说不定等到傅云城心头那白月光出现的时候,她还能看场好戏呢。

  一听南景这个话,顾娇娇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对啊!如果她能一起住进去,既然防止南景和傅云城之间发生什么,又能近水楼台先一步亲近傅云城!

  一举两得!

  想通之后,顾娇娇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便冲出了教室追随傅云城而去。

  南景撑着脑袋,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

  她知道顾娇娇一定会成功的,若是这点本事都没有,上辈子又怎么能以那善解人意的外表骗过所有人呢?

  果不其然,两个小时过后,分宿舍的安排表上就多了顾娇娇的名字。

  这个分配很是迅速,在下午下课之后所有人都照着安排回到自己宿舍去整理。毕竟是私人建立的贵族学校,条件优越,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床单被子包括日用品全都是新的。

  南景和傅云城被分配到的是一个公寓式的宿舍,上下两层,房间恰恰好有三个。

  只不过楼上两间房,楼下一间房。

  南景走进去,怡然自得挑了二楼最大最好的一间。

  她才不是那种委屈自己的人。

  傅云城原本是想把楼上的房间让给顾娇娇,但却被前来盯着他的管家给阻拦了,“少爷,太太已经做了很大的让步,您也就别让我们为难了。”

  顾娇娇虽然心有不甘,但这毕竟是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不敢再闹,便含情脉脉的看了傅云城一眼,善解人意道:“傅哥哥没事,只要天天能看到你就好了......”

  “好吧。”

  就这样,南景和傅云城住在二楼。两间房左右相邻,一转头还能看到对方那边的阳台。

  南景才懒得看底下那两人郎情妾意,直接回房关上门,完全不受影响的整理房间。

  房间干净整洁,当然没什么好整理的,只是南景出于防备多了个心眼,仔细检查了一遍看房间会不会有摄像头一类的东西。

  好在什么都没有。

  南景刚刚坐下,就接到了来自季伯伯的电话。

  季伯伯是南氏企业的老股东,也是上一世唯一一个对落败的南家伸出援手的人,南景信得过。

  这次也是她让季伯伯暗中帮忙,在公司里盯着她那二叔顾福成。

  现在看来,是有消息了。

  南景接通电话,“喂,季伯伯,事情怎么样了?”

  “很顺利,如你预料的那样,他果然上钩了,交易就在今晚九点,地点在天色酒吧。”

  那头的季伯伯说完,又忍不住叹道:“你这丫头,这种大事为什么要瞒着你父亲?像这样的损失,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知道,我会处理好的,谢谢季伯伯,辛苦伯伯啦!”

  南景说完,又甜甜的拍了一波彩虹屁,电话那头的季伯伯几句话被她说乐了,也就没有再去说什么。

  挂断电话后,南景嘴角微微上扬。

  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了。

  自从上次窃听到了顾娇娇母女俩的话,南景就知道她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在她上一世的记忆里,也就是这个时间点,身为南氏企业采购部门副主管的顾福成,中饱私囊,暗箱操作,一口气吞掉了南氏企业六千万!

  那六千万原本是用来采购一批钢材,结果顾福成用了一批实验型钢材替换,最终导致工程出现严重事故,死了三个工人,同时被招标方起诉!

  就那一次,南氏企业口碑下滑,股票大跌!南向民被万人唾骂,损失重大!

  而吞了六千万的顾福成呢?

  他跪在南向民面前哭诉,说自己只是经验浅薄被人骗了,声泪俱下各种求原谅,演的一手好戏!

  最头疼的是,南向民还真的信了......

  季伯伯在电话里问南景,为什么不把这事儿揭露给她老爹,其实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光说有什么用?

  而她......又怎么能轻易让顾福成得逞?

  开始住校之后,每天晚上还得上课或者晚自习,并且不到周末不准离开学校。

  等南景晚自习结束回到小公寓宿舍时,已经是晚上的八点半。

  收拾了个包,南景顺着阳台就跳了下去。

  入夏的风极为凉爽,路灯一盏盏,放眼看去像是暗夜里的一条银河。

  南景专挑视线不清晰的地方走,不多时就来到了学校围墙边。身手利落翻墙出去,便一路朝着天色酒吧而去。

  这是临城最大最高档的酒吧。

  也就是今天晚上,顾福成会和那个卖实验型建材的人做地下交易,南景想要做的,就是悄无声息的把他签的那份不能见光的合同给偷过来......

  进酒吧之前南景就换了一身衣服,从包里把校服换成了寻常穿的裙子。

  踏进酒吧的那一刻,南景那出众的气质和惊艳的脸,便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如瀑布般的黑色长发直泄腰际,精致白净的脸上不施粉黛,明眸皓齿,翩若惊鸿。尤其是浑身上下散发的那个慵懒劲儿,犹如山林间的妖精出没尘世,妖媚却也清纯,美的惊心动魄。

  刚踏进酒吧不到一分钟,就有好几个人端着酒杯前来搭讪。

  南景侧身而过,只留下一句抱歉。

  她不是来玩的,而且来搞事情的。

  季伯伯在电话里说,顾福成今晚就在夜色酒吧和卖方悄悄签合同,但酒吧这么大,包厢那么多,她还得想个办法一间间找过去才行。

  南景一路往里走。

  却有个醉的不轻的男人紧随而来。

  “小美人,小美人,别跑那么快呀,哥哥又不会吃了你......”

  那男人显然醉的不轻,一边说着,一边笑嘻嘻朝着南景扑了过来!

  南景脾气本来就不好,正准备一脚把人踢飞出去。

  却没想到,有人速度比她更快,下手比她更狠,甚至那人是怎么踹的都没有看清,就见那醉酒的男人已经飞了出去,紧紧贴在了墙上!

  南景:“......”

  这就是传说中的抠都抠不下来?

  她还没回神,就听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在这儿?”

  这声音磁性悦耳,一如既往的清冷。

  南景回头,就看见战北庭那张俊朗非凡的脸。

  今天的战北庭,一身笔挺昂贵的深蓝色西服,越发衬得整个人修长挺拔。举手投足间矜贵优雅,带着浑然天成的上位者气势,叫人中毒般沉论,却又轻易不敢接近。

  南景眨眨眼,不由地多看了几眼。

  在战北庭身上,她是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像他这样的身材,简直就是行走的衣架,完美到爆!

  不愧是整个临城的女人们排着队想要嫁的男人!

  南景啧啧惊叹。

  然而她打量物品一样的眼神,得到的却是战北庭在她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

  “你在对我想入非非?”

  “......”

  南景一噎,顿时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

  怎么看着挺高冷难接近的一个大佬,在她面前怎么屡屡崩人设?

  南景连忙摆手,“不敢不敢,我来这儿是想要悄悄找个人,悄悄办件事儿。”

  具体是什么事儿,她还真不好说。

  却没想到战北庭直接开口,“你想找谁,我可以帮你。”

  战家势力通天,在这临城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区区一个酒吧里找个人而已,对他而言实在是轻而易举。

  “真的吗?”

  南景立刻道谢:“谢谢战......”她本来想喊战叔,但想到上次大佬不太高兴的样子,又飞快改口:“谢谢大佬!”

  “不客气。”

  战北庭微微勾了勾唇,随手一招,便有手下恭恭敬敬上前来,“六爷您吩咐。”

  他看向南景,南景便说了顾福成的名字,还不忘叮嘱,“我只要知道人在哪里就可以,不要闹出动静。”

  “是。”

  那手下立刻退了下去。

  前后不超过三分钟,消息就传回来了。

  顾福成很谨慎,和人交易的地点在酒吧最隐蔽的一个包厢里,而且进来时遮遮掩掩,隐匿的非常好。

  如果这一遭没有遇见战北庭,南景怕是连人都找不到。

  思及此,南景便更加感激了几分,“谢谢大佬,我先过去了,改天请你吃饭啊。”

  又是这一套说辞。

  战北庭挑挑眉。

  这没良心的小丫头,总是给他空头支票。

  左右他还有事要办,没办法一直在这儿呆着。

  战北庭看了眼南景离开的方向,留了两个人下来:“你们两个悄悄跟着保护她,顺便看看她要做什么。”

  跟随的几个手下都有些讶异,万万没想到啊,一向清冷不近人情,全然不沾女色的战家六爷,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破例对一个小丫头关怀备至,还让人暗中保护!

  稀奇,旷世稀奇!!

  两个手下愣了半晌才低头应答:“是。”

  ............

  南景知道顾福成所在的位置后就淡定了下来,掐算着时间,中途还不慌不忙去了趟女厕所。

  女厕里头,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正在补妆,黑色小短裙,黑色长袜。

  南景直接走了过去,从包里拿出了好几沓的红色钞票。

  “做个交易吧。”

  “?”

  两个女人同时看向她。

  南景淡淡开口,继续道:“这是定金,事成之后,再翻一倍。”

  “你想让我们做什么?”

  “简单。”南景笑了一声,压低了声音说了她的要求。

  ............

  天色酒吧最不起眼的包厢里,顾福成亲眼看着对方签下了名字,而他也怀揣着无比激动的心,在最下方签下了他的名字!

  就这样一份暗中进行的合同,能够轻而易举给他带来六千万收入!

  足足六千万啊!

  顾福成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整颗心都开始砰砰狂跳。

  搞定一切之后,卖方拿走了他的那份合同,就率先一步悄悄离开了包厢。

  顾福成依旧坐在包厢里,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飞扬畅快!

  足足平复了一刻钟,他才红光满面哈哈大笑着走出了包厢。

  结果刚刚走出去,就撞上了两个身材玲珑的漂亮女人......

  顾福成心中痒痒,没忍住就阔气的调戏了一番:“今晚......跟我走吗?”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xiuzhanwang.htm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