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新闻网_你懂的最新奇闻资讯网站

娘娘进宫前有喜了 公孙小月

未知

导读:娘娘进宫前有喜了 公孙小月:这种话若是换做以前,顾福成绝对不敢说。 一是因为家中婆娘钱眉管的紧,二是因为口袋里没钱,就没有那个底气摆阔。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也是身价过千万的人,想要两个女人陪他一晚又怎么了?不就是花点钱的事儿吗,反正他有的是! 两个女人咯咯笑着,声音娇媚,轻轻推了他一把,娇嗔骂道:哎呀你可真讨厌。 说归说,人却靠在了顾福成怀中...

娘娘进宫前有喜了 公孙小月

  娘娘进宫前有喜了 公孙小月:这种话若是换做以前,顾福成绝对不敢说。

  一是因为家中婆娘钱眉管的紧,二是因为口袋里没钱,就没有那个底气摆阔。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也是身价过千万的人,想要两个女人陪他一晚又怎么了?不就是花点钱的事儿吗,反正他有的是!

  两个女人咯咯笑着,声音娇媚,轻轻推了他一把,娇嗔骂道:“哎呀你可真讨厌。”

  说归说,人却靠在了顾福成怀中。

  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拿下了,顾福成更是兴奋到了极点!

  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他在南向民面前装孙子装了那么多年,总算是熬出了头!

  在此之前,顾福成原本还有几分担心,怕这剑走偏锋的事情万一败露会无法收场,可温香软玉左拥右抱在怀,他心里最后那一丝丝的顾虑也全都抛到了脑后!

  一行三人打车去了附近的酒店。

  顾福成从未像今天这样兴奋过!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醒来,顾福成在半梦半醒间往身边一扑,却扑了个空。

  睁开眼睛看去,才发现房间里只剩他一个人......

  这就走了?

  顾福成略有些疑惑,但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他就兴奋的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甚至不由自主的哼着小曲儿,顺手还点了根烟。

  烟抽到一半时,像是想到了什么,顾福成猛地起身去翻他的公文包,结果公文包里什么都没有了......

  那份签了他名字的合同不见了。

  再一查他的银行账户,昨天交易时进了他私人口袋的六千万,不翼而飞!

  顾福成脸色瞬间煞白,一屁股咚的坐在了地上。

  手里的烟掉在酒店地毯上,烧出了一个洞他也浑然不觉。

  此刻的顾福成,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

  完了。

  一切都完了。

  ............

  在宿舍的第一个晚上,南景睡得很好。

  她甚至还做了个梦。

  梦里,她拿着鞭子抽了顾娇娇和傅云城整整一个晚上!

  抽到胳膊酸痛,却恨不得仰天狂笑。

  结果......

  战北庭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握着她的手,一脸杀气的说,“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动我的人?!”

  接着就朝着她的脖子掐了过来!

  南景瞬间被吓醒了。

  醒来后心还是砰砰狂跳的。

  如果不是这个梦,南景差点就要忘了,战北庭是傅云城的舅舅,和她这个外人比起来,人家才是团结有爱的一家人!

  以后她要是着手对付傅云城的话,说不定现在还愿意出手帮她的战北庭,就会变成她对立面的敌人......

  南景坐起身,深深吸了好几口气。

  算了,梦境归梦境,以后的事情谁又说得准呢。

  再说了,她和战北庭本就没有那么熟,几次都是她刻意接近,即便以后真的反目成仇,人家又不亏欠她什么。

  洗了把脸后,南景也就把这个梦给忘了。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南景打开门走了出去。

  好巧不巧的是,住在隔壁的傅云城也刚好同一时刻从房间里出来。

  两人迎面撞上。

  南景目不斜视,直接走下了楼,一个招呼也没有打。

  看着她毫不留恋的背影,傅云城却皱起了眉。

  以前的南景看到他,绝对会兴高采烈围着他蹦来蹦去,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还会一脸俏皮的喊他傅哥哥。

  但是现在......

  比陌生人还不如。

  这种巨大的落差使得傅云城想也没想的问了一句,“你昨天晚上去了哪里?”

  昨晚他比南景晚一步回宿舍,回房时却刚好从窗口看到南景离开学校的身影,等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

  南景听闻,头也没回的丢下一句,“关你屁事。”

  “你......”

  傅云城还想说什么,却见顾娇娇拎着早餐进了公寓,仰头冲他笑道:“傅哥哥下来吃早餐,有你最喜欢的蛋挞哦!这可是我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呢!”

  此时的南景已经走远。

  傅云城那些想说的话便只能收了回去。

  但顾娇娇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见他心情不怎么好的样子,关切问道:“傅哥哥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怎么脸色这么差......”

  想了一下,傅云城还是忍不住问了:“娇娇,你姐姐她经常大晚上出去吗?”

  “呃......”

  顾娇娇一愣,顿时警惕了起来。

  真正说起来,这还是傅云城第一次问她关于南景的事。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顾娇娇眼神一闪,便吞吞吐吐满脸懊恼的说道——

  “是啊,姐姐她经常大晚上出去,我也经常劝她,可她不听我的,老是和外面那些不正经的小混混一起喝酒泡吧,我真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家家会上当吃亏......”

  傅家一向传统保守,最容不得这些。

  果不其然,在她说完后,傅云城的脸色更难看了些。

  “傅哥哥,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

  看着傅云城一脸的嫌弃,顾娇娇面上不显,心里却得意的笑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只要有她在,南景就永远别想翻身!

  ............

  接下来的这几天倒也平静的度过了,到了周五,总算可以离校回家。

  南家的司机早早就在门口接人。

  等南景和顾娇娇回到家后,赵淑仪已经让厨房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丰盛至极。

  “可算是回来了。”赵淑仪看着女儿,有些心疼又有些担忧,“小景,在学校里没人欺负你吧?吃的住的还习惯吗?”

  这是把她当成小孩儿了。

  南景哭笑不得,“放心妈,我很好,不用担心。”

  “那就好,学习重要,但也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记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赵淑仪仍不忘叮嘱。

  倒是南蘅见到姐姐回家,悄悄凑过来,小声说道:“姐姐,下周我有个比赛,你来看吗?”

  “当然。”

  南景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才问:“什么比赛?”

  她以为顶多就是奥数比赛或者作文竞赛一类的,却没想到南蘅语出惊人的说道——

  “黑客排名大赛。”

  “???”

  南景一听,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这臭弟弟什么时候还有黑客的潜质,她却一点都不知道?

  南蘅见状,眼疾手快把南景按住,悄悄道:“这是秘密,不可以告诉爸妈!”

  “成。”

  惊讶归惊讶,但南景接受的也够快。

  南蘅捂着嘴,又丢下一个炸弹,“对了,上次傅云城的电脑,也是被我黑的......”

  南景一听,再次被震惊!

  那一次傅云城的电脑被黑南景是知道的,据说好多重要资料全都没了,因为这个事情,他那次气得差点呕血!

  南景当时还拍手称快过,却不知道背后黑了傅云城电脑的人,原来就是南蘅!

  “你......”

  这是什么宝藏弟弟!

  消化了几秒后,南景才问,“你什么时候会这些的,谁教你的?”

  南蘅眨眨眼,一脸无辜的反问道:“很难吗?”

  “......”

  很好很强大。

  不愧是她的亲弟弟!

  心花怒放的南景抱着自家弟弟吧唧就是一口,美滋滋道:“那好,以后帮姐姐干坏事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按照正常的套路来讲,当姐姐的此刻不应该苦口婆心教育弟弟,让他即便有这个聪明才智也不要滥用,否则很容易闯祸一类的话吗?

  结果......南景压根不按套路出牌。

  更绝的是,南蘅这个姐控一点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还郑重的点了点头,“好的姐姐,没问题!”

  “据说傅云城为了下周的备考,呕心沥血整理了很多相关的资料和准备发下去的模拟题......”

  南景摸着下巴自言自语,眼神和南蘅对上。

  姐弟俩暗黑的笑了。

  那还说啥?

  黑他电脑!

  给他黑的死死的!

  姐弟俩凑一起说完悄悄话后,南向民也从公司回来了,一大家子全都齐了,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准备吃晚饭。

  南景坐在餐桌上,百无聊赖的摆弄着面前的餐具,眼神却扫向了对面的一家三口。

  钱眉和顾娇娇和往常一样,脸上带着笑,规规矩矩的坐着。

  而顾福成......

  从头到尾坐如针毡,眼神游离,一副被掏空了的模样。

  南景笑了声,难得开口关心了一句,“二叔你看起来,似乎脸色不太好啊......”

  “呵呵呵......没什么,可能有点感冒了。”顾福成笑得僵硬。

  南景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但她的心情却极好。

  今天晚上的重头戏马上就要来了。

  而这,也是她送给顾家人的第一份大礼。

  就在南景问候完后,南向民脱了西服外套在餐桌上坐下,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一上来就对着顾福成接连夸赞——

  “福成啊,这次的订购辛苦你了,为了让对方让两个点的利润,你天天跑也实在辛苦!好在付出有了回报,你没让我失望!明天我给你放两天假,你休息休息,别累坏了。”

  顾福成还没说话,倒是身边的钱眉母女俩眼前一亮,高兴的问道,“这么说,订购的合同拿下啦?”

  “是啊,那批货今天已经送到了,预计工程下周就要开工了。”

  南向民心情很好,也难得多说了两句。

  结果被赞扬的顾福成却一言不发。

  所有人疑惑的目光都投向了他。

  “怎么了这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没有......”

  顾福成挤出了一个笑来,随手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哥你不用担心,就是前两天酒喝多了伤着了胃,胃口不太好而已......”

  “那你好好休息,实在不舒服也别硬撑,去医院看看。”

  “好。”

  就这样,这一顿晚饭倒也吃的其乐融融。

  中途钱眉借口盛汤,把顾福成拉倒一边,按捺不住兴奋的问道:“你这死鬼,事情办成了都不和我说一声,那钱呢?到手的钱赶紧换一个账号存着,别到时候被发现了!”

  钱?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顾福成眼前一黑差点又要吐血!

  哪里还有钱!

  那天他借口应酬一夜未归,实际上在春风一度后什么都被卷走了!

  六千万一笔庞大的数字,却偏偏因为来路不能被人察觉,所以明知是被人盗走的他都不敢声张!

  这两天他本就处于一个极度焦躁的情绪中,想破了脑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此刻听到钱眉这么一问,顾福成更是满心烦躁,便冷言冷语的回了句,“钱钱钱就知道钱!臭婆娘你就给我闭嘴吧你!”

  钱眉万万没想到,平日里对她各种哄着的男人突然就翻脸,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但这种场合显然不能闹大,钱眉便只能暂时忍着。

  吃过饭后,一大家子正准备离开餐厅。

  结果南向民接了个电话,一听电话里的内容,他瞬间就变了脸色,“什么?这事儿是真的吗?”

  好歹是在商场上一路挣扎过来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眼下能让南向民这么震惊的,显然是大事儿。

  赵淑仪惊了一下,便开口询问:“怎么了老公,是公司出什么事儿了吗?”

  南向民没有回答,只是那一道锐利的视线,落在了顾福成身上。

  “刚刚负责人打电话给我,说你订购的那批货严重不合格!你给我......解释解释?”

  对于一个招标性工程来说,任何一步都不能有差错!

  尤其是钢材!

  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会造成什么后果不言而喻!

  南向民想着便气愤不已。

  如果没有进行这场检测,那批不合格的钢材一旦投入使用,对于他们南氏企业的打击将会有多大!以后还有谁敢和他们合作?

  被南向民锋利的视线一扫,顾福成吓得一抖,立刻哭嚎:“怎么会不合格呢?不可能的啊哥,是不是他们弄错了,我明明是照着流程订购的啊!”

  事情突然变成这样,钱眉和顾娇娇也是一愣。

  母女俩对视一眼,默契的在彼此眼中找到了答案。

  他们前段时间做足了准备的计划就是这个!

  以订购之名吞下这笔巨款,他们才不管这个举动会不会让南氏遭遇重创,只要钱到手就成功了!

  现在看来,一切都在他们计划之中啊......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xiuzhanwang.htm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