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新闻网_你懂的最新奇闻资讯网站

女主敏感体质天生媚骨的修仙小说

未知

导读:女主敏感体质天生媚骨的修仙小说:钱眉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上前一步说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兴许是福成经验不足被人给骗了! 这也是他们早早就套好的说法之一。 万一事情败露,那就咬死不承认是自己吞了这笔钱! 听到这个说法,南向民冷笑一声,被人骗了?你觉得我会信? 哥!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一心一意都是为了公司着想啊,为了...

女主敏感体质天生媚骨的修仙小说

  女主敏感体质天生媚骨的修仙小说:钱眉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上前一步说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兴许是福成经验不足被人给骗了!”

  这也是他们早早就套好的说法之一。

  万一事情败露,那就咬死不承认是自己吞了这笔钱!

  听到这个说法,南向民冷笑一声,“被人骗了?你觉得我会信?”

  “哥!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一心一意都是为了公司着想啊,为了那两个点的利润,我跑断了腿才找到一家合适的,钱全给了出去,我哪知道他这么骗我啊!”

  顾福成直接就跪在地上,抱着南向民的腿哭得那叫一个惨。

  南景冷眼旁观,眼中带着几分嘲弄。

  论演戏,这一家三口个个都是戏精!

  真让不知道的人看了,只怕还真以为顾福成就是那个受害者呢!

  南向民眉头皱得紧紧的,脸色很不好看,抿着嘴一言不发。

  这件事太大了!

  他是真的发火了。

  “哥,我真的被人骗了,你相信我啊。”

  顾福成见状,更是哭得稀里哗啦,抱着南向民的腿不撒手,以各种方式求饶。

  “哥你难道忘记了吗,小时候我救过你两次,你说我是你这辈子最重要的兄弟,你会永远相信我的......你还说我们虽然不是亲兄弟,但却比亲兄弟还亲!这些你都忘记了吗?哥......”

  这话一出,南向民的怒气明显消退了不少。

  南景站在一边,不用猜她都知道,这些话对于她老爹而言,简直就是一道免死金牌。

  南向民重情重义不假,小时候顾福成救过他两次也不假。

  一次是南向民无意溺水,是顾福成跳下去救了他,听说那次兄弟俩差点死在一块儿。

  还一次是南向民上山遇到狼,是顾福成带着他不要命的跑,最后遇到打猎的人才脱了险。

  所以南向民后来发达了,即便娶妻生子也没有忘记这个兄弟。

  对于顾福成的一切,更是无底线的包容......

  而这些,也就是南景明知道顾福成一家的险恶用心,却不愿直接揭露的原因。

  不能做到一击必杀,那就没有这个必要给敌人不痛不痒的一击。

  果不其然,在顾福成说完之后,南向民就叹了口气,“明天起,你就不用去公司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

  重重的拿起,轻轻的放下。

  言外之意就是,这件事他处理,这六千万的窟窿,南向民自掏腰包为他填。

  顾福成也知道,他这次犯的错即便南向民原谅他,但其他股东不会轻易揭过,所以公司采购副主管的职位就只能被撤掉......

  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南向民低着头,哽咽道:“谢谢哥......”

  这次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南向民没有多做停留,和赵淑仪打了个招呼就又去了公司。

  家里的气氛一时间古怪的很,边上的佣人们也不敢说话。

  赵淑仪揉了揉太阳穴,显然是头疼的毛病又犯了。

  南景吩咐佣人去煮一杯热牛奶,便扶着赵淑仪说道:“妈,我扶你回房休息。”

  “好。”

  赵淑仪点点头,有些疲惫,“阿蘅,小景,时间不早了,你们俩也早点睡,后天还要上课呢。”

  “嗯。”

  送赵淑仪回房后,南景也带着自家弟弟上了楼。

  南蘅年纪小,一上楼就气鼓鼓的说道,“爸爸对他们也太好了些,我还以为这次会赶他们出去,没想到老爹说不生气就不生气了。”

  南景失笑。

  “这不是常有的事情吗,习惯就好。”

  她一边说着,一边顺手在手机上点来点去。

  得亏南蘅气鼓鼓的没注意,要不然就会发现,南景正在编辑的是一份视频。

  而这视频,被她匿名发送给了钱眉......

  第一份大礼名为偷天换日。

  而这份视频则是她送给顾家人的第二份大礼。

  名叫——

  狗咬狗。

  ............

  楼下。

  钱眉见这么轻易就把南向民给打发了,心中无不得意,甚至拍了拍顾福成的肩膀,开心的说道:“死鬼,你这招真是百试百灵啊!”

  顾娇娇前面没说话,这会儿在没了外人的时候也忍不住点头夸道:“爸这次的招数太高明了!连我都觉得不忍心呢!”

  哭戏掉的都是真眼泪,悲愤说自己被骗了也是真情实意。

  整场戏堪称完美!

  顾福成听着两个女人一左一右的叨叨,满心烦躁的说道:“都给我闭嘴,谁都别说了!”

  都以为他是装出来的,实际上......他是真正的被骗了,所有的眼泪和悲愤也都是真的!

  只是这些话,他该怎么和母女俩说呢?

  没脸说啊!

  钱眉接连两次被甩了脸色,顿时也气炸了,一把揪着顾福成的胳膊说道:“你今天怎么回事?一次又一次的骂我,看在钱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把钱交给我,我来管着!”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顾福成直接摔门而去。

  “你!”

  钱眉气得想追,却被顾娇娇拦了下来,“妈你别冲动,小心隔墙有耳!”

  这里毕竟是南家,该收敛的还得收敛。

  “放心好了,我爸不会乱花的,这个钱也总归会拿出来的,妈你沉住气,好歹给爸一点面子啊......”

  被顾娇娇这么劝了两句,钱眉也冷静了。

  结果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钱眉下意识的打开一看,却发现是一段黑漆漆的视频。

  什么垃圾短信。

  本想删除,却不知怎地,鬼使神差的打开了。

  漆黑的视频突然一跳,画面瞬间清晰。

  背景是酒店大床,而床上的三人行中,两个妖媚艳俗的陌生女人,以及......钱眉那朝夕相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男人!

  顾福成!

  钱眉瞬间呆住,犹如一盆凉水将她对未来的畅想浇了个透心凉!

  “好啊,难怪这狗东西提到钱就跟我翻脸!”

  钱眉气炸了,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这狗男人竟然拿着钱,养外面的女人去了!难怪那天夜不归宿,说什么在外面应酬,原来是和别的女人睡觉去了!”

  顾娇娇就在身边,这段视频打开的时候,她也看到了。

  没有任何后期修饰过的痕迹,很显然,视频上的内容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

  发这个信息的人到底是谁?

  是想要敲诈勒索,还是别有居心?

  要不然怎么会偏偏这么巧,选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给钱眉呢?

  这无异于是火上浇油!

  眼看着钱眉发疯一样冲出去想找顾福成,顾娇娇赶忙拉住她,急急的喊道:“妈你冷静点!发这个视频的人显然不怀好意,人家说不定就是想要看到我们自己起内讧!”

  道理谁都懂,可只有针扎在自己身上才知道疼!

  钱眉气得浑身发抖。

  她嫁给顾福成这么多年,以前没少吃苦。好在这个男人还算老实本分,一门心思向着她,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可这才刚刚发了笔横财,他就急不可耐的找女人!

  换做谁还能心平气和?

  “你让开,我今天非要抽死这个狗男人不可!”钱眉说着,便撸起袖子准备冲出去。

  顾娇娇直接堵住门,急得跺脚,“妈你用脑子想想,万一事情闹大无法收场,对我们家有什么好处,还不是称了别人的意?”

  钱眉压根听不进去。

  顾娇娇便只能再次哄道:“爸他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你想让他收心那还不容易?想办法从爸爸手里把那些钱拿来不就是了?”

  俗话说的好,男人有钱就变坏,那要是没钱呢,顾福成还能在外面花天酒地吗?

  显然是不能。

  钱眉一听,也觉得有道理。

  顾福成不肯主动给她钱,没关系啊,她也可以用手段悄悄把那钱转走啊。

  有了方向之后,钱眉的怒气也就这么消退了......

  到了晚上睡觉时,钱眉便试探性的问,“钱你放哪儿了?这段时间不能露出端倪来,要不然惹得大哥怀疑那就不好了。”

  “知道了知道了。”顾福成不耐烦的应了一句,便翻了个身睡觉。

  之后不管钱眉如何嘘寒问暖,他都一声不吭。

  好在顾娇娇之前安慰的话起到了作用,所以钱眉这次倒也忍了。

  直到半夜三更,顾福成打呼噜的声音如雷一般响,钱眉才悄悄爬起床,到处翻顾福成的钱包。

  翻了好久,却发现不管是哪一个账户里头,余额都只有几百几千......

  那六千万呢?

  直到这一刻,钱眉才真正感觉到了心慌。

  男人出轨她可以忍,对她冷言冷语也可以忍。

  但如果自己的男人把钱全都给了外面的女人,她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想到此,钱眉直接把熟睡中的顾福成晃醒,边打边问:“钱呢?你是不是把钱全给了外面那些小贱人?顾福成,枉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就是这么对我的?”

  睡着好好的突然被弄醒,脸上还挨了好几个巴掌,顾福成顿时就火了,扬手就是一个巴掌扇在了钱眉脸上!

  “你竟敢打我?”

  钱眉一愣,顿时怒火滔天直接扑了上去。

  接着便是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

  这夫妻俩直接打起来了!

  ............

  第二天早上。

  南景下楼吃早餐的时候,就听佣人说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说是顾福成夫妻俩不知道为啥闹了矛盾,半夜两个人打的那叫一个惨烈,揪着头发鼻青脸肿了也不肯放过对方,整的就好像是仇人一样!

  最后还是顾娇娇劝了半天才劝下来的。

  得亏昨晚南向民在公司忙的脚不沾地没回家,赵淑仪睡得也沉,这才没被这家人大打出手而影响到什么。

  南景听着,一点不觉得惊讶,反而笑眯眯招呼着从房间里出来的顾福成。

  “二叔早啊。”

  “早......”

  顾福成本来不想吃早餐的,但南景都招呼了,他便有些僵硬的挪了过去。

  刚刚听佣人描绘还不觉得什么,此刻真正看到顾福成脸上被抓挠出来的痕迹,那叫一个触目惊心,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那叫一个......大快人心。

  南景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来。

  “看二叔的样子,是要出门吗?”

  南景喝了口热牛奶,漫不经心的说道:“前几天我看上一个包没买,二叔出门的话,能不能顺带帮我买回来?”

  说着不等顾福成拒绝,南景就将一张卡递了过去,“钱我出,麻烦二叔了。”

  换作以往的时候,顾福成肯定会拒绝。

  好歹他也是长辈,这丫头这么做,岂不是把他当成了佣人一样使唤?

  但这次,他答应了。

  因为南景一向出手大方,这卡里肯定有不少钱......

  顾福成答应之后,刚好钱眉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夫妻俩一见面便如仇人一般分外眼红,火药味弥漫,顾福成心思不在这儿,没吃几口就离开了南家。

  钱眉哪里肯罢休,带着一身青紫的伤就追了出去。

  南景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丝毫不受影响。

  结果身后,冷不丁就传来了顾娇娇的质问声——

  “是不是你做的?”

  虽然是疑问句,却是用肯定的语气说出来的。

  南景一脸疑惑,直接骂道:“我做什么了?你有病吧大清早来找骂?”

  顾娇娇盯着南景的脸看了半天,寻不到半点端倪。

  那只能说明......视频的事情和南景无关,那笔吞掉的钱南景也不知道,否则的话,依她的性子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淡定,早就闹起来要赶他们一家人滚出去了。

  顾娇娇想通后,便笑着说道,“没什么,姐姐不要多想。”

  南景擦了擦嘴,懒得理她。

  “对了姐姐,昨天傅哥哥约我出去玩,你要不要一起去啊?”

  顾娇娇说着,脸上还带着几分羞涩。

  这摆明了是炫耀!

  跟别人的未婚夫手挽手出去约会,还给她约出优越感了?

  要脸不要?

  这种话若是换做从前的南景,兴许会气哭!

  但现在的南景,即便头顶着绿草地,却依旧谈笑风生,淡定如常,“不了,你加油,争取早点生米煮成熟饭。”

  这番话,南景绝对是出自真心!

  早点让她解除婚约,一拍两散各不相干多好!

  也就是这样一句随口的话,让顾娇娇眼神一闪,表面看不出什么,但却放在了心上。

  如果真的能够生米煮成熟饭,那还用担心她进不了傅家的家门吗?

  眼看着自己那不中用的父母反目成仇,顾娇娇觉得,她也该为自己的将来做点什么了......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xiuzhanwang.htm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