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新闻网_你懂的最新奇闻资讯网站

愿时光能缓 愿你的笑靥如花

未知

导读:愿时光能缓 愿你的笑靥如花,苏睦叹息着。 只怕战北庭自己都低估了南景对他的影响。 燕迟出了个主意,要不我们帮帮忙?两头劝劝?总比现在这样来得好吧。 不了。 苏睦摇头,这种事情我们胡乱插手只会适得其反。 那就这么干看着? 嗯。 燕迟有些失望,但一想想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只能作罢。 ............ 新的周一。 南景回到学校的时候,因为来得早,所以走进教室...

愿时光能缓 愿你的笑靥如花

  愿时光能缓 愿你的笑靥如花,苏睦叹息着。

  只怕战北庭自己都低估了南景对他的影响。

  燕迟出了个主意,“要不我们帮帮忙?两头劝劝?总比现在这样来得好吧。”

  “不了。”

  苏睦摇头,“这种事情我们胡乱插手只会适得其反。”

  “那就这么干看着?”

  “嗯。”

  燕迟有些失望,但一想想好像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只能作罢。

  ............

  新的周一。

  南景回到学校的时候,因为来得早,所以走进教室的那一刻,迎面就和傅云城撞了个满怀。

  傅云城已经做好被怼的准备了。

  以前要是撞一起,是南景屁颠颠追着他跑,而他不屑又嫌弃的躲开。

  可自从南景性情大变,再撞一起,她非但没有感情和爱慕可言,只会怼他或者直接无视。

  长此以往下来,他也贱到习惯了。

  眼下正等着南景骂他呢,结果她连头都不曾抬,径直越过他走进了教室,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翻着书。

  那书都是反的......

  傅云城微微一愣,脱口便道:“你的书拿倒了。”

  “......”

  南景哦了一声,然后漫不经心的将书转了过来,接着翻啊翻,视线却一直放空,一刻都不曾聚焦在内容上。

  傅云城感到万分稀奇。

  他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南景蔫蔫的样子。

  和她平日里那副嚣张上天,肆意张狂相比,眼下这无精打采的模样叫人看了,心里竟有些发堵......

  傅云城不知道这种奇怪的感觉从何而来。

  就像上次在得知家里不肯退婚时,他心中莫名其妙的窃喜一样......

  可他喜欢的明明就是那天晚上救了他的少女,是善良纯洁的祝灵悦,绝对不是南景!

  绝对不是!

  他越想越烦躁,便冷冷丢下一句,“莫名其妙,又搞什么把戏!”

  说完就离开了。

  然而南景却一直是这个状态。

  一整天下来,就连唐小五和杜子腾都发现了不对。

  “景姐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

  她看似和平时一样,也会同他们说说笑笑,只是那笑意始终不达眼底,看起来就有几分淡漠疏离。

  直到下午下课后,南景独自走出了学校。

  却被一个衣着干净整洁的老管家挡住了路。

  “南小姐,老爷子想邀您过去坐坐。”

  来人是傅家的管家。

  发话的是傅云城的爷爷。

  这位管家微微笑,客客气气。

  表达的意思却很明显,不去也得去。

  南景意味不明的笑了,没有管家预想之中的刁难和拒绝,爽快道,“走吧。”

  有些事情是应该扯扯清楚了。

  二十分钟后,南景被请下了车。

  再次来到傅家庄园,眼前这偌大的一片花海开得比以往更娇艳。

  颜色绮丽,如梦如幻。

  一路被管家客气恭敬的请进了别墅里。

  南景抬头看去,就见傅老爷子正在下象棋,看起来饶有兴趣,满脸喜色。

  而棋盘的那头,却坐着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

  男人满身尊贵,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叫人不容小觑的气势。如画的眉眼依旧深邃迷人,却平添了几分化不开的凉意。

  竟然是战北庭!

  南景的心突然间就漏跳一拍。

  她没想过能在这里遇到战北庭。

  听到她来的动静,战北庭倒也抬头扫了她一眼。

  眼神一片凉薄。

  和看陌生人一样的平静,无波无澜,别无二致。

  彼此之前的关系彻底凝结成冰。

  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南景抠了抠手,将心底翻涌的情绪压下,走上前开门见山的问,“傅爷爷,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儿?”

  傅老爷子显然很喜欢她,见她来,象棋也不下了。

  招过管家拿起一边的日历,指着其中一个日子道:“你看看,你喜欢哪一天?”

  “......”

  南景皱眉,“您这是什么意思?”

  “准备婚事啊!”

  傅老爷子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我早就认定你是我傅家的孙媳妇儿,再说你和云城也已经订婚这么久了,该办正事了!”

  “......”

  南景气笑了,“傅爷爷,您总不会是选择性失忆了吧?我记得我很早就说过,这门婚事只能退了,我和傅云城没可能。”

  “小丫头乱说什么糊涂话。”

  老爷子不为所动,显然是准备直接赖账,“我从来没同意过什么退婚的事情,这种话你以后也不要再提。”

  说完又给个甜枣,笑眯眯道,“来,小景你快来看看,这个日子好不好?”

  “......”

  南景站在原地,沉声开口。

  “老爷子,既然您忘了那我就再提醒一次。”

  “我和傅云城早在几个月前就退婚了,所有聘礼我南家已全部归还,如今两不相欠。”

  退婚这件事,最早傅老爷子确实不知道。

  可这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现在她不愿意,哪有逼着做买卖的道理?

  南景的话说完,傅老爷子的脸色果然不太好看。

  但他还没开口,就听边上传来傅白雪的嗤笑声。

  “切,给脸不要脸,你能嫁进我们傅家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摆什么谱!真当自己是什么香饽饽呢?”

  听到这话,南景笑了。

  “可不就是香吗?不然你们傅家干嘛要上赶着求我嫁进来?”

  “拒绝多少次了,回回听不懂人话呢。你这么不待见我,倒是劝劝你爷爷啊,跟我在这儿扯什么扯?”

  南景这一番话,连消带打,气死人不偿命!

  偏偏她说的句句都是事实,一针见血,无可反驳!

  毕竟要求退婚的人是她。

  而扒拉着不放的,反倒是他们傅家。

  “你......”

  傅白雪气得不轻,还想骂更难听的话,却被老爷子一个眼神吓得不敢说了。

  老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你是担心云城不肯收心,那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他绝对会忠诚于你,做一个合格的丈夫。”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傅老爷子说丈夫这两个字的时候,战北庭漫不经心把玩象棋的手无意识捏紧。

  他身上那骇人的戾气瞬间浓烈了几分。

  还算安静的大厅里,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脆响。

  那象棋直接被他捏成了细小的碎屑。

  多么可怕......

  傅老爷子一愣,没察觉太多,还问道:“我挑的这个日子,六爷您觉得如何?”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xiuzhanwang.htm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