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新闻网_你懂的最新奇闻资讯网站

灵域高宇的身份揭秘 灵域高宇最后怎么样了

未知

导读:灵域高宇的身份揭秘 灵域高宇最后怎么样了?南景在为之前的事情道歉。 在师父和他之间,她选择了前者。 甚至不惜对他出手。 这点,是她对不起他。 可若是再来一次问她怎么选,她可能......还是会选择不顾一切的救下师父。 原因无他,她欠师父的太多太多了。 看着南景撒娇,战北庭的内心那叫一个天人交战。 他已经做好了决定尊重她的想法,如同厉斯寒所说,为了不让她...

灵域高宇的身份揭秘 灵域高宇最后怎么样了

  灵域高宇的身份揭秘 灵域高宇最后怎么样了?南景在为之前的事情道歉。

  在师父和他之间,她选择了前者。

  甚至不惜对他出手。

  这点,是她对不起他。

  可若是再来一次问她怎么选,她可能......还是会选择不顾一切的救下师父。

  原因无他,她欠师父的太多太多了。

  看着南景撒娇,战北庭的内心那叫一个天人交战。

  他已经做好了决定尊重她的想法,如同厉斯寒所说,为了不让她为难,所以他不得不放手。

  可当看着南景出现的那一刻,看着这可怜巴巴的眼神,他原本坚定的想法在这一刻又疯狂动摇......

  正这时,苏睦已经清理好了伤口,有些疑惑的嘀咕,“咦奇怪,这伤口怎么和南家那小丫头一样?”

  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总不可能两个形似的人连受的伤都一模一样吧。

  前不久南景受伤本就是他处理的伤口。

  他可以确定这是同样的枪伤无疑!

  难不成......

  这小丫头就是南景?

  同一个人?

  苏睦惊愕之下抬起头,却发现战北庭和南景之间的气氛怪怪的,便默默咽下了那一句卧槽,悄悄退到了一边。

  好半晌后,是战北庭率先开了口。

  他似笑非笑,薄唇带着几分讥诮,“我还是会杀了厉斯寒。”

  “我知道。”

  南景毫不意外。

  顿了顿,她又道,“我......我还是会救他......”

  她不想撒谎,只能实话实说。

  两句话的交谈里,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

  彼此都在陈述事实。

  气氛却反而变得更糟糕。

  这何尝不是一种对立?

  南景捏紧了手,心也一点点沉了下去。

  她明明是来解释是来道歉的,可现在,事情更是一团糟乱。

  战北庭笑了,眼底却寻不到半点温度,面沉如水,那深邃的目光将她牢牢锁定,好半晌后,他漫不经心撇过头去。

  一句话轻轻砸下。

  “你以为,凭你又救得了他么?”

  他真正想要一个人死,还用得着谁的允许和阻拦吗?

  不过是因为她罢了。

  不过是因为她罢了!

  战北庭再也不看她,只对着苏睦丢下一句,“送她回去。”

  苏睦有些无奈,却还是伸出手去,对着南景坐了一个请的手势,“走吧,我送你回去。”

  南景起身,一瘸一拐的往外走,路过他时,喉间发出细弱蚊蝇的声音,“......对不起。”

  道歉最为无力,可除此之外她还能说什么?

  战北庭扯了扯嘴角,一把扣住南景的下巴,清冷的脸上绽放出如同恶魔般的笑,冰冷邪肆,满是戾气。

  四目相对,他说——

  “南景,你以后,不要来招惹我了。”

  既然要放手,那就放个彻底。

  不然他怕自己忍不住,哪怕抛开那些血仇也要拥她入怀。

  南景的心好似被针扎了一下。

  她撑起一抹淡然的笑,爽快的答应了。

  “......好。”

  那就,如他如愿。

  ............

  离开帝景大厦的时候,苏睦扶着南景上了他的车。

  忍不住叮嘱,“你这伤口近期都不能碰水,也不能再伤着了,不然真留下后遗症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

  车门关上,苏睦缓缓启动车辆,不忘问道,“送你回家?还是去哪儿?”

  “送我回学校吧,麻烦你了。”

  “不麻烦。”

  苏睦向来绅士,何况这还是他六哥发了话的,那就必须要办到。

  只是一想到两人刚刚的对峙,苏睦透过后视镜看了南景一眼,忍不住叹道——

  “其实......你心里真正的想法都没说出口,或许是你自己都无所察觉。若你能敞开心扉,兴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南景原本低着头,没怎么注意听,闻言便愣了愣。

  “坦白什么?”

  苏睦的眼神透过后视镜看着她,带着一种难以难说的洞悉力。

  然后他问——

  “其实你,早就动心了对不对?”

  “......”

  南景一怔。

  她,动心了吗?

  上一世她尝过动心的滋味,可下场却是整颗心都摔得稀碎。

  这一世,她摒弃了所有不该有的念头和想法,只想着一心护好家人,护好自己。

  若说真正动心,倒也不至于。

  可若说没有,她自己都骗不了自己......

  但,那又怎样呢。

  南景淡淡一笑,轻声回道,“没有,都过去了。”

  她再也不会去招惹他了。

  这份心动,就算有,也得掐灭。

  苏睦一听,顿时就叹了口气。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他在边上看得是清清楚楚。

  明明彼此心里都有对方的人,却因为这事产生了巨大的分歧。

  她的刀尖对着他。

  他明知会受伤却照样往前走了一步。

  然后,一个怕再次伤及,一个自我否定,两人就都往后退了。

  战北庭真正气的是什么?

  不是她实话实说照旧挡在厉斯寒面前,而是......

  他认为她的心里,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他罢了。

  苏睦长长一叹,不再言语。

  这种事情啊,还得自己捋清楚,想明白。

  车开了十几分钟后,眼看快要到学校了,南景便伸手把自己脸上的面具给摘了,同时卸了卸妆。

  那张清丽脱俗,惊艳不可方物的脸瞬间展现于人前。

  苏睦看得一呆,暗道这面具神奇,薄如蝉翼,完全贴合!看不出半点伪装过的痕迹,几乎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还没回过神,就见南景从从包里拿出一个瓷瓶递给了他,“这个给你。”

  里面全都是药。

  能解世上几百种毒。

  她笑了笑,精致动人的脸熠熠生辉,“谢礼,抵车费,谢谢你送我回学校。”

  苏睦下意识伸手接过。

  南景便下了车,一瘸一拐进了学校。

  看着她走了进去,他的任务也就完成。

  苏睦这才低下头,将手里精致小巧的瓷瓶把玩了一阵,然后解开封口的布条。

  打开一看,里面是数十颗淡金色的药丸,透着满满的灵气,同时一股清甜的药香在车内弥漫开来。

  这是......灵药?

  苏睦浑身一震,手都有些抖。

  灵药,这是世间仅有药庐之主才有的救命仙丹!

  能解世间百毒,能极快的复原伤口,哪怕濒死之人都能吊住一口气!

  一颗千金难求!

  在黑市已经炒出了几千万的价格,想求却不一定能求得到!

  而他这一个瓷瓶里,装了整整十颗!

  这价值,不可估量!

  苏睦愕然抬起头,看着南景已经走远的背影,想起同样年纪的药庐之主,想起她刚刚揭开的面具和精湛的易容手法......

  “卧槽!”

  一向淡定的苏睦满脸震惊,难得失态。

  她到底,还有多少重身份?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xiuzhanwang.htm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