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新闻网_你懂的最新奇闻资讯网站

灵域华羽心为啥救秦烈

未知

导读:灵域华羽心为啥救秦烈:一个抵车费的谢礼,她拿十颗灵药来报答。 壕出天际! 当然,苏睦也没有那么天真。 这药名义上是给他的谢礼,实际在他手里,等同于变相的为战北庭准备。 若是哪...

灵域华羽心为啥救秦烈

  灵域华羽心为啥救秦烈:一个抵车费的谢礼,她拿十颗灵药来报答。

  壕出天际!

  当然,苏睦也没有那么天真。

  这药名义上是给他的谢礼,实际在他手里,等同于变相的为战北庭准备。

  若是哪天他真的中毒或者出了其他事情,有这灵药在手,必定能脱离危险。

  说不招惹就不招惹。

  真真正正退出他的世界。

  可在此之前,她连这点都想好了。

  也算是用心良苦。

  苏睦将瓷瓶小心翼翼的收好。

  好半晌后,他这激动的心情才得以平复。

  一脚油门踩下去,他驱车离开。

  却没有人注意到,马路对面一家便利店里,刚刚买完东西的祝灵悦坐着轮椅从里面出来。

  她看了远去的车良久,又看了看已经消失不见南景的背影。

  嘴角扬起的笑,满是别人看不懂的意味。

  一道而来的女同学问她,“灵悦你买好了吗?”

  “好了。”

  “那我们回去吧。”

  说着那女生推着她的轮椅往前走,还好奇的问道,“你刚刚看什么呢,看得那么入神?”

  祝灵悦浅浅一笑,随口回道:“没什么,就看一只挣扎的野猫。”

  “噢。”

  那女生便没当回事儿。

  一路推着祝灵悦回了学校回了教室,班上的气氛和以往一样。

  至于那才发生不久的剧本事件,在傅云城的出面下得以解决。

  创星娱乐也解释了,说这次的事情只是一个巧合,误会解开,其实什么事都没有。

  甚至友好的表示看重祝灵悦的天赋和才能,如果她有兴趣,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合作云云。

  这样一来,那之前被打脸偷人家剧本剽窃的事情就完全不成立。

  其他人看风向,也就选择性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傅云城又大手笔的买了一堆甜品让人送来学校,人人有份。

  而且打着的名义还是为祝灵悦这个新来的同学感谢大家的照顾。

  傅少爷出面,其他人还敢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当然得应下。

  于是整个集体又变得团结有爱。

  一口没吃的就只有唐小五和杜子腾。

  看不惯,实在看不惯。

  ............

  南景回学校后,直接请了假,在公寓里窝了一天。

  倒头睡得昏天暗地。

  一整天下来,她精神奕奕,就连伤口复原修复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算算时间,那波大料今晚就会爆出来了。

  想了想,南景决定去找江若影。

  毕竟这次要爆的事情和她有关,作为当事人,总要有个心理准备才好。

  她便直接去了影视基地。

  江若影今天晚上还有一场戏要拍,是和剧本男主的感情戏。

  可兴许是因为心理上的抵触,这一个镜头来来回回十几次都接连NG过不去。

  杜长歌都有些无奈了,拍摄了一整天各种劳累,剧组里其他工作人员也是累得不轻,便抬手放过。

  只道,“你回去找找感觉,这场戏我们明天接着拍。”

  “好。”

  江若影点点头,又对搭档报以一个歉意的笑。

  等回到车上准备换衣服收工时,却看到座位上缱绻着一个慵懒的人儿。

  她顿感惊讶,还有几分惊喜,“老板,你怎么来了?”

  南景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摆摆手道,“都说了不用叫老板。唔,叫我名字,喊南景小景都随你。”

  二十岁拿下影后的江若影,红了几年,沉寂了几年。

  如今二十七。

  大南景九岁。

  江若影笑了,那平日冷若冰霜的脸,笑起来颇有几分冷美人的惊艳感。

  她道:“不叫老板,那我就喊你小景吧。”

  这样叫起来显得亲昵多了。

  她很喜欢。

  南景也点点头,随即道,“走吧,我们去吃饭。”

  一整天了滴米未进,她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半点力气都没有,只能蔫蔫的窝在座位里,动也不想动。

  经纪人帆姐立刻让司机开车。

  江若影在拉车内帘子换衣服之前,还不忘从包里拿出一根巧克力棒递给南景,说道,“尝尝,这个味道不错。”

  南景接过,撕开包装吃了起来,醇香浓郁,甜而不腻。

  味道确实不错。

  吃到一半,南景忍不住问道,“艺人不都要控制身材的吗?你还吃这个?”

  江若影不把她当老板看的时候,全然没有之前相处的紧张局促。

  语气更像是一个大姐姐。

  自然又熟捻。

  她问,“你看我像是靠脸吃饭的人吗?”

  南景细细打量了她半晌。

  肤白貌美,五官标致,江若影长了一张极为上镜的脸,像是天生为荧幕而生,漂亮耐看,辨识度极高。

  身上还有一种迷死人的冷若冰霜的气质。

  这颜值,花瓶称号妥妥的。

  于是南景点头回道:“像啊。”

  “那我应该就是不少粉丝口中明明可以靠颜值,却非要靠演技的女演员吧?”

  “没错。”

  她开着玩笑,她也很捧场的应了。

  江若影扑哧笑开了。

  如果当年不是她做错了选择,就不至于沦落到人人喊打的地步。

  想到这儿,她眼神一黯。

  可再转念一想,即便跌落谷底,还能有现在这样的际遇,何尝不是种幸运?

  抛开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江若影回过神来,盯着南景看了半晌。

  然后由衷叹道:“小景,你要是踏足娱乐圈,我敢说光凭你这张脸就能红透半边天!”

  江若影不得不承认,南景给人的惊艳独一无二,任何人都不可复制!

  满身慵懒劲儿,自带气场。

  一双干净的像是盛满星河的眼眸,漆黑明亮,勾人无比,带着似有若无的撩拨。

  这足以倾倒众生的脸,说句倾国倾城一点都不为过!

  真正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人儿。

  听到这话,南景懒洋洋的笑了,打趣道,“咱俩这是在商业互吹吗?”

  “哈哈哈......”

  江若影难得像现在这样不顾形象笑作一团。

  南景啃着巧克力棒,不忘催道,“马上要到了,快去换衣服。”

  这一聊聊上瘾,戏服都忘记换了。

  “好。”

  江若影这才拉上帘子。

  等她换好,车也已经停了。

  “走吧,去吃饭。”

  南景下了车,带头往餐厅里走去。

  她们正要进去,结果却遇见一对手挽手的男女从里面出来。

  该说什么好呢,就是冤家路窄吧。

  因为这对男女不是别人,正是邹垣泽和徐芊芊!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xiuzhanwang.htm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