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新闻网_你懂的最新奇闻资讯网站

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

未知

导读: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云桑情绪有几分激动的打断了他的话: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知道割皮到底有多痛吗?你知道麻醉药消失后,那种像是万只蚂蚁在啃噬伤口的钻心的苦楚吗?你要是都知道,就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夜靖凡怔愣了一下,望着忽然就生气的云桑,自己没说出口的话,也被噎了回去。 云桑说完,气恼的站起身:不知道植皮有多遭罪,就去网上查一下,查完以后,...

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

  公认最好看的重生小说:云桑情绪有几分激动的打断了他的话:“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知道割皮到底有多痛吗?你知道麻醉药消失后,那种像是万只蚂蚁在啃噬伤口的钻心的苦楚吗?你要是都知道,就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夜靖凡怔愣了一下,望着忽然就生气的云桑,自己没说出口的话,也被噎了回去。

  云桑说完,气恼的站起身:“不知道植皮有多遭罪,就去网上查一下,查完以后,给我少胡思乱想。你赶紧回家去吧,我也回去了。”

  她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去。

  夜靖凡快速起身,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桑宝儿,你生气啦?”

  云桑冷淡的道:“我能不生气吗?没见过你这么会作践自己的人,我这是认识了个傻子吗?”

  夜靖凡有些不服气的道:“我不是要作践自己,我知道肯定会很疼,我也怕,可是……我不想让你欠了我哥的。”

  他说完,拉着她的手道:“我哥说他爱你,女人不都容易心软吗,我怕你因此就感动了,所以,我把皮给我哥,你欠我一个人的就行了。”

  云桑将手抽出,抬手就在他额头上用力的拍了一下。

  夜靖凡吃痛,捂着额头:“桑宝儿,你真打呀。”

  云桑声音凌厉的道:“疼是吗?疼就给我牢牢的记住了,我不欠他夜靖寒的,就算欠,也是他欠我的。”

  爱?狗屁爱。

  云桑比谁都清楚,夜靖寒之所以站出来‘保护’自己,无非就是因为上辈子知道了些什么。

  他觉得亏欠了自己,想要弥补亏欠,让他心里能够好受一些。

  可这亏欠,他永远别想填平。

  云桑回到家,见只有云鹏程和云崇在。

  她纳闷的问道:“我妈呢?”

  云崇指了指卧室的方向:“妈因为二表姐的事儿,头疼,在床上休息呢。”

  云桑将包,随手丢到了沙发上,在云崇身边坐下:“这有什么的,佟宁的伤,又不是她造成的。”

  云鹏程望向云桑无奈的道:“也不光是因为佟宁,还有我的原因。”

  云桑望向云鹏程,笑嘻嘻的道:“爸爸,你跟我妈说不好听的话了啊。”

  云鹏程理直气壮的道:“佟宁这丫头,竟然试图要伤害你,我忍不了了,所以就跟你妈唠叨了两句,说当年我们就不该养她,养出了个白眼儿狼。”

  云桑坐到了父亲身边,撒着娇的抱住了父亲的手臂:“爸,你说的对。不过,这事儿你当着我们的面儿说说也就算了,当着我妈的面儿说,多扎心呀,我妈对佟家姐妹付出了那么多宠爱,结果换来了这个结局,她心里一定不好受的。”

  云鹏程愧疚的道:“我也知道,当时这不是脾气上来了,没忍住嘛。”

  云桑推了推他的手臂:“那你就进去哄嘛。”

  云鹏程无语:“哄了,哄不好。”

  “那就厚着脸皮再去,女人都喜i8aby欢被哄的,相信你宝贝女儿的,准没错的,快去吧。”她说着,将父亲拉起,往卧室的方向推去。

  见父亲进了屋,云崇啧啧叹道:“真不公平,刚刚我让爸进去哄妈,他一直在斜眼看我,结果你撒个娇就了事儿了?哎,看来,将来我结婚了,一定要生个女儿才行呢。”

  生个女儿……

  想起上辈子阿崇的悲惨结局,云桑表情滞了一下。

  夜靖寒受伤入院后,他坚持用自己的皮做植皮手术,从他准备手术,再到准备出院,云桑未曾到过医院一次。

  夜家人都能看的出,夜靖寒的情绪并不好。

  他不理人,不说话,也不喊疼。

  每天只趴在病床上,望着门口的方向,双眸灼灼。

  即便是深夜,门口忽然传来开门声,他都能瞬间睁开眼,往门口看去。

  可是,他心中期冀的那个人,却始终都不曾出现过。

  他出院的这一天,没让家人过来。

  杨文清办完出院手续后,陪他一起出门。

  刚出了医院大门,夜靖寒老远就眼尖的,看到了停在大院儿最西头的车上,云桑走了下来。

  夜靖寒原本幽深的黑眸中,立刻有了几分光亮,薄唇扬起了一抹久违的弧度,极力隐忍着心中的激动,对杨文清低沉的道:“你先上车去吧。touchedyou”

  杨文清看到夜靖寒心情很好,立刻恭敬的拎着东西离开。

  云桑走近,才发现夜靖寒竟然就在住院大楼的门边站着。

  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瞬,云桑心想,还真是破坏心情。

  知道他今天出院,云桑故意晚了一些,想捡着中午的时间,过来收拾佟宁cyjydc。

  可没想到,却还是碰上了这个讨厌的男人。

  夜靖寒快步走向她,薄唇边始终弯着弧度,眼底都透着开心:“桑桑,你来啦。”

  云桑淡漠的挑起了眉心,冷淡的反问:“公共场所,我不能来吗?”

  夜靖寒并没有因为她的态度,而觉得不高兴。

  毕竟期盼了这么多天的人,这会儿能看到她,自己真的很开心。

  他唇角挂着显眼的笑意:“桑桑,我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今天出院。”

  云桑冷嗤:“你出你的院,跟我有什么关系吗?离我远点儿。”

  她说完,绕过夜靖寒就要走。

  夜靖寒却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云桑嫌恶的要甩开,夜靖寒却一用力,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住。

  云桑恼火,推掖他:“夜靖寒,你干什么,立刻给我松手。”

  只是这样抱着她,即便她挣扎,想要迫切的离开自己,夜靖寒都觉得,很满足。

  这种满足,让他上瘾,让他明知道桑桑会不开心,却还是忍不住。

  云桑终于用力的将他推开,抬手就狠狠的掴了他一巴掌。

  夜靖寒不还手,不生气,只满目温柔,声音平和的对她道:“桑桑,切肤之痛的滋味,我终于体会到了。”

  云桑心中恼火,脸上的怒气自然也不会收敛:“你跟我说这个?是想让我对你说谢谢?呵,别做梦了。夜靖寒,你看清楚了,你眼前的这个女人,她没良心、没人性、没底线,不会对不喜欢的人说谢谢。所以,别在我面前邀功。那天我可没求你救我,是你自己主动凑过来的,你活该。”

  夜靖寒知道,她这样说,只是为了气自己的。

  可即便如此,这话,也让他刺骨的钻心。

  他俊朗的容颜上,镌刻着痛楚,伸手想要去握云桑的手臂:“桑桑,我已经充分的知道,你到底有多讨厌我了,所以,不要这样说你自己,你是怎样的女孩儿,我心里比谁都清楚,我……”

  “夜靖寒,”云桑后退一步,躲开了他的手,打断了他的话,凌厉的道:“要点儿脸吧,回去照照镜子,现在的你,真让人倒胃口。”

  她说完,冷睨了他一记后,绕过他离开。

  她今天来的目的是佟宁,没时间跟这个讨厌的男人耗着……

  这辈子,她一定要让阿崇,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所以,是时候该送佟宁,去自己上辈子去过的第一层地狱了!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xiuzhanwang.htm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